Wen Wei Po (B4) I  2016-10-26

跑出血路 李根興 目標舖仔王

放下昔日投行榮耀 一枱一電腦從零創業

古希臘神話中記載了一個故事,內容講述主人翁長得很俊俏,因迷戀自己水中的倒影,最後鬱悶而死。老故事總帶點寓意,企業家最敵不過的,並非市場來勢洶洶的攻擊,卻是自己。承認一直眷戀從前投資銀行輝煌背景的盛匯商舖投資平台創辦人李根興表示,試過身無分文,因失去人生方向痛哭。不過強人總是打不死,更領悟到跳出安全網的秘訣:「快刀斬不要想,慢慢鋸更痛。」 ■文:香港文匯報記者 張美婷

李根興的會客室,放置了好幾本他作封面的雜誌,也擺放了自己撰寫的著作。他指訪問後就會到史丹福大學進修,然後又會到哈佛大學修讀行為經濟學。其實,他大學畢業後已經進投資銀行工作,廿幾歲已被公司派到紐約任職管理層,是眾人眼中的聰明人、金融才俊,「之前我也覺得自己很利害」。

再好的騎師 救不活跛馬

早年曾與馬雲和謝霆鋒同台分享創業故事,風頭一時無兩。不過分享後卻極度討厭自己,因為他教授別人創業時需放下過去人生的榮耀,自己卻能醫不自醫,未能將過去的冠冕放下:「李根興,你說謊,知道公司應該怎樣改革,卻眷戀自己的過去。」

受着哈佛教授的啟發,李根興意會到自己由2001年所投入的行業是一隻「跛馬」,「如果要贏一場比賽,究竟是騎師抑或馬匹比較重要?以前我以為是騎師,原來真正的答案是馬,如果是跛馬,多好的騎師也沒用。當時我認為我的生意是一匹跛馬,像我這麼厲害的騎師亦不能將其起死回生,所以萌生換新馬的念頭」。所以,2013年他將生意轉型,由替小店舖如茶餐廳或美容院做收購,轉型成只做商舖基金,不過轉型後,卻成他人生中的黑暗時期。

「過去兩三年是我人生的低點,失去了以前的信心。當以前是游泳,話咁易取得獎盃,現在是跟牙買加選手比賽跑步,若每次都跑輸,你會心灰意冷,那一刻你會想念從前在游泳池贏得的獎盃。」

不學懂放下 難跳過難關

李根興有一個從事財務生意的哥哥,感情十分要好,是他的人生明燈。哥哥跟他說了一個有關鹿的故事,從前有一頭鹿在湖中游泳,從倒影中欣賞自己的鹿角,突然被一隻獅子追殺,之後逃到森林,本來想跳過一個大石,卻被鹿角拌到,最後被獅子吃了。「哥哥說,你覺得自己是財務分析師,又曾在紐約的投行工作,你的鹿角太美,當你要跳過難關時,你的鹿角會把你整死,最醜陋的雙腿反而會把你拯救過來。如果要過這難關,你需要放低鹿角,那麼你會跑出一條血路。」

放下一切,努力向前,講來容易,做卻困難。李根興指,要放下的一字記之曰「狠」。如果鹿角和泳池代表輝煌的過去,狠下心腸斬下來就可以了,斬下鹿角可以專注逃跑,減輕被獅子捕殺的危機;斬下一對手可以專注跑步,沒有藉口再回到游泳池。「在哈佛我學到一樣東西,『無誤的正確,比準確的錯誤好』,有些事你覺得是對就儘管去做,但有些事你肯定是錯,儘管怎樣準確都沒有辦法。當你肯定跑步比游泳快,只要你姿勢正確就很快到終點。」他坦言鹿角有時會再長出來,只好定期「修葺」一下,不過他把從前的自己留在過去,現在開始重拾自信,想到怎樣突圍而出的良策。

要知道什麼不可以做

早年李根興的公司貿然轉型,本以為可以鴻圖大展,後來卻令他失去方向。「之前想不通怎樣可以打低舖王和較大的商舖基金公司,不知道怎樣突出自己」,後來幾經辛苦終於讓他想通了。李根興指,創業有三個圈,第一是客人的需求、第二是自己的能力、第三是競爭對手的供應。他的公司現在只專注於約100萬元至3,000萬元的小舖,他留意到大地產商很少做這些比較小的生意:「我現在常常跟較小的地產舖打(好)關係,定期送果籃,我也會向經紀舉辦講座傳授開單方法,從沒有人專業地發展這些較小的地產舖,現在大地產商和舖王都不是我們的對手。做舖王我沒有資格,我希望做舖仔王。」

他現在目標明確,只做小舖基金生意。他認為做人和做生意也一樣,需要腳踏實地,更指做生意是「It is not about what you do, it is about what you don't do.(與做些什麼無關,而是要知道有什麼不該做),當你知道有什麼不應做的時候,那麼你離成功的日子不遠了」。

創業最好揀多人發達行業

李根興續指,創業最好選擇多人發達的行業,「如果從事那個行業的人都揸兜,你揸兜的機會就很大,但如果那個行業很多人發達,你發達的機會就會增加;在中東盡量做石油,在香港就做金融、地產」。他稱,創業做生意最重要是顧客,若他們每月讓你賺錢,生意將會非常穩健。

「財務公司的客人每個月需要付利息,地產公司的客人每個月需要交租,電訊公司的客人每個月需要交月費,這些工種都可以令老闆賺錢。」不少生意需要購入大量貨品,他指,貨物保值和升值非常重要,「如果貨物會升值,時間就是你的朋友;如果貨物不斷折舊,你要急急腳走,不斷跑數」。

無放棄全因太太支持

李根興還記得2004年11月,曾經有一次機會可以重返投資銀行,「當我在整理履歷表的時候,我不知道高盛會否請我,不過我肯定其他銀行會有興趣,因我知道自己的背景。不過我同自己講,你(把履歷表)傳過去,心態就玩完,生意就沒了,所以就糾結在傳還是不傳中」。他請教當時還是女朋友的現任太太,坦言很怕走這條路後變得很窮,但太太的回應令他非常感動,「只要是你,我都會繼續愛你」。最後他放棄了重返投資銀行的機會,踏上成為企業家的路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