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K01 地产楼市 2018-04-16

「劏场联盟」发起人、盛汇商铺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创办人兼行政总裁李根兴表示,过往劏场店铺出售后,业主要「靠自己」找租客收租,最后因业主只求租出,租客组合奇怪,慢慢变为「死场」,投资者见财化水。他指以地皇广场为例,曾试有一个劏铺,以400万元买入,最终以30万元沽出。李根兴强调劏场要「翻生」须发挥群体力量,如成立业委会,以更改原业主委派管理公司,推行联租协议等「自救」方法。

「自救」后租值增加10%以上

「劏场联盟」成员包括:荃湾地皇广场、荃湾荃立方、屯门壹号总站、大埔大日子、北角城市金库、元朗又一新城等。其中一个成功例子正是荃湾地皇广场,地皇广场业主之一王荣梅表示,于2014年买入地皇广场一个劏铺,但当时商场人流差,生意惨淡,并开始慢慢接触到其他业主,发现与当时购入时的情况有出入。她指到2015年时发现情况再持续下去,也不可行,直言「一系大家揽住一齐死,一系一齐大家努力点,睇下点搞好个场!」于是,王联同场内160名劏铺业主,约7成业权,每人夹万多元,成立了「地皇之光有限公司」,开始为地皇广场「变身」,并进行「联租」。

她表示一开始亦碰钉,将联租的劏铺租予百货公司,但当时零售业寒冬,最终只做了3个月就结束生意,未能带旺商场。其后,他们再接再厉,王表示公司在百货公司离场后,即着手尝试设立「美食广场」,当时劏铺业主合共投资逾百万元,重新装修一楼,并为租客提供宣传推广,鼓励他们「多开门」营业,增加商场人流。她称现时人流增多后,接近所有联租的劏铺已出租,租值介乎3,000元至30,000元,较「自救」前增加了一成多。王荣梅总结道,劏场的面积太小,业主各自为政的话,未能做到任何效果,最终慢慢就会走向「死场」。

荃湾荃立坊亦是「自救」成功例子之一,荃立坊业主之一兼业委会主席黄桂春表示,即使商场是蚊型场,但只要劏铺全数营业,租客反映是「有钱赚」的。她指为了令租客觉得商场值租,更推出「创业计划」,鼓励租客创业和维持稳定的营业时间。多举齐下,黄桂春称联租的劏铺出租率已由5成变成8成。

翻生后劏场租客 一个月已收支平衡

地皇广场租客之一、水晶屋创办人张乙家直言,由工厦搬至劏场,因工厦主要客源为星期一至五,而商场有额外周末的人流,加上营业时间更长,在「拉长补短」下,商场租金或更优惠。

他续指,即使租「死场」租金或更平,但他们只能依靠自己原有客源,而地皇广场有美食广场吸客,带来更多生意。水晶屋创办人刘依庭补充,该商场对租客更有宣传上的支持,如地面的大广告位,以及楼梯间的小型广告位,只是象征式收取每月百多元。

张表示,现时在地皇广场租了13间劏铺,租金接近4万元,虽然贵工厂大厦逾一倍,但过去一个月已收支平衡,生意额达30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