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g Tao  27-04-2020

盛滙商舖基金创办人李根兴,是持有十三个地铺的大业主,最近他竟然与全港租客站在同一阵綫,要求业主「畀条路人行吓」,更开口骂不肯减租的人是无良业主,连他父母也被吓倒,劝他不要树敌太多,但他依然忍不住,「你以为减租是帮租客,其实是帮业主你啊!」他直言自己不做慈善,做生意向来「超级牟利」,但在疫情下扶租客一把,建立良心业主形象后,他日市况好转,即使租金叫高一两万,也不愁租客。良心业主的红利,他已经享受当中,「今年我一间铺最少有十个人想租,我从来未试过。」 

李根兴在过去一个多月,无论是接受传媒访问,抑或是在个人社交网站专页,均要求业主减租。最近他更教人做无良租客,对付企硬不减租的无良业主,对错交由法庭判决,做法踩界,自然惹来网民「挑机」,「咁你有无带头做无良租客,拖欠业主租金?」

七折交租逼业主减租

答案是「有」。盛滙商舖基金位于中环的办公室,李根兴在去年五月续租三年,随即遇上社会运动,再加上今年疫情来袭,他终于忍不住要求业主减租,对方无回应,他于是由三月起七折交租,「业主最近说会考虑减,但要求我先交齐租金,我于是补足尾数,交钱时跟他说:『你不肯减我下次就五折交租!』」

李根兴既是租客,也是业主,疫情一到他就知道租金要减,「如果你做街市、超市、鱼档、菜档,最近生意一定好,我会企硬不减,但做酒吧、餐厅、健身中心、美容院,盲的都知道生意一定差。」李根兴不是一个每个月等收租的业主,他习惯与租客一起想办法做好盘生意。饮食业生意早在去年受社会运动影响,他为拉麵店租客构思宣传攻势,推出一连三日,每日送出一百碗拉麵的噱头,成本由他负担,「我跟租客说,我送不重要,最重要你碗拉麵好吃,因为客人吃过好吃,下次会返来。」然而,政府「限聚令」一出,他再送拉麵也无意义,唯有减租与租客共渡时艰。

虽然他愿意减租,甚至出钱为租客宣传,但他直言自己不是做慈善,「我不会去沙滩执垃圾,因为我觉得我自己无得着。」他相信做良心业主的最大得益者,就是业主本身,「做生意是有互惠法则,你今日扶一扶租客,他会多谢你,日后再找机会回馈你,况且租客生意做得好,商铺租值会升,赚最多的是业主。」

九一一被裁回港创业

他看通业主与租客间的互利关係,源于他上一盘生意。原本在美国投资银行工作的他,○一年遇上「九一一」事件,成为被裁员工。他拿着二百万积蓄回港创业,發现香港无人从事生意买卖,于是决心成为香港第一人。其父亲却不看好,直言:「做得好的生意怎会卖?」但生意难做也总比无工做好,于是鼓励他努力尝试,谁不知其生意愈做愈大,处理过千宗生意转让之馀,更设立创业业务,过程令他获奖无数。

获锺普洋点醒专营铺位

○九年,李根兴自认已成为香港生意买卖的龙头,但当年DHL创办人锺普洋的一席话,令他决心彻底改变,「他听完我的生意后,直指我并不是做生意买卖,而是做地产,反问我既然有能力创立生意,为甚麽不买铺,要做儍仔交租?」李根兴当下晴天霹雳,醒悟到自己一直的工作,正是将铺位的租值抬高,他的生意纵然有钱赚,但最受惠的人其实是商铺业主。他于是卖出手上物业,购入人生第一个商铺。为了专心商铺买卖,不走旧路,他更将原有公司转型,不再沾手生意买卖。

李根兴每次创业,均以成为业界第一为目标,但商铺对手尽是亿万巨贾,他将战场收窄至地铺,眼见个人资金有限,他于是尝试成为首个合法公开集资买铺的公司。为了达成目标,其太太彭一心原本在银行任职法律部主管,到一三年也放弃高薪厚禄到新公司「博一铺」,捱足三年终获证监会發牌。

经历一番波折后,李根兴不想成为别人眼中只是「高卖低买」的商铺炒家,「我很明白社会为何有仇富心态,很多业主只是想租客准时交租,有事无事也不要麻烦他,租客有困难要求减租多数不愿意,只是强调合约精神。」另一边厢,他有位从事饮食业租客,经营四间分店,生意已上轨道,手上有八百万资金,却无法自置商铺,「工商铺在政府辣招下,银行最多只会借两成按揭,无两三千万资金根本无办法买铺,结果好的铺位全部落在投资者手上,做生意的人继续交租,即使生意做得多好,业界一加租就可以玩完。」

构思「良心业主经济圈」

李根兴相信,业主租客不是你死我亡的敌我关係,他正构思「良心业主经济圈」,要求业主承诺逆境下要与租客有商有量。最近推出的「一蚊租铺」,令他更相信良心业主大有可为,「原本我有四个铺位未有人租,疫情下我打定输数,将其中一个一蚊出租,但要求租客要做益街坊的生意。结果突然多了很多租客来找我,另外三个铺位是收市值租金,但每个平均有十人想租,是我从来未试过。」

既然多人争,「超级牟利」的李根兴成功在逆市下,以较高的租金租出商铺,「我的铺从来也不便宜,因为好的东西一定不便宜,我租金多收了一两万,但我相信租客得到的,并不止是一个铺位。」

做生意是有互惠法则,你今日扶一扶租客,他会多谢你,日后再找机会回馈你。

资料来源 >> 按此